被拐賣婦女遭囚禁的地方
  偌大的囚室,有巴掌大的﹃窗﹄
  日前,安徽省定遠縣公安局刑警大隊破獲一起特大拐賣婦女案。在警方的詢問記錄中,多名被拐女子都會向民警描述同一個細節。在被人販子出售時,她們會被人帶著在屋外“遛”幾圈。以此向買主展示待售女子腿腳正常,無肢体殘疾。
  18日上午,記者趕赴現場探訪。團夥窩點有一處經過特別改造的“囚室”,全封閉的房屋沒有窗戶,只有兩處巴掌大的孔洞。在這裡,被拐女子遭遇各種施暴甚至性侵。
  被拐女“售價”1萬到2萬元
  定遠警方調查發現,該起拐賣婦女案形成一個犯罪網絡。上線是團夥頭目孔某、張某、徐某,他們負責在南京、滁州、合肥、蚌埠等地,誘騙受害人。得手之後,迅速送往中間人嚴某處。
  嚴某將被拐女子暫時困在當地,並嚴加看管。同時,嚴某及手下多個二道販子負責物色買主。據瞭解,被拐女子出售價格從1萬至2萬元不等。中間人嚴某和拐賣團夥進行分成。據警方介紹,對非法所得的分成,他們之間有交易原則,“誰騙到手的,誰拿大頭。”
  防買主“退貨”人販簽合同
  因為受害女子多為精神障礙者,嚴某曾多次遭遇買主“退貨”。對此,除了從“存貨”中調換,嚴某等人還有一套處理辦法——與買主簽訂買賣合同,簽保證書。
  嚴某被抓獲後,定遠刑警部門在嚴某家中搜出很多寫滿買主號碼以及買賣合同之類的紙片。其中一份“介紹婚姻協議”,寫有被拐女子的情況簡要,以及買賣金額等。“狡猾的是,這張協議上把買賣金寫成了彩禮金。”
  同時,還有一張3月18日由中間人嚴某簽字的“保證書”。上面寥寥數語:“保證沒結扎,保證沒婆家,別的不承擔任何事情。”保證書末尾寫上16000元的金額。
  嚴某留存的紙片部分成為警方破案以及解救被拐女子的關鍵。警方通過買主信息找尋到被拐女子下落,並及時解救。
  拐的、賣的、買的都來性侵
  多名受害人向警方介紹,一旦逃跑,就會挨打,團夥頭目孔某曾指使手下,“往死里打。”受害女子小琴(化名)向警方介紹,她被買走後,買主也會毒打她,逼其就範。毒打的原因,更多的是為性侵。
  “不順從就打,打到服為止。”在嚴某手下張天某的供述中,經常能看到這樣的字眼。僅張天某自己供述,就有5名被拐女子被其性侵。被拐女子向警方介紹,不止張天某一人對她們有性侵行為,從拐賣團夥頭目張某,到中間人嚴某,買主王某等人都對被拐女子有過性侵行為。
  警方介紹,他們在性侵過程中,都採取手段避免讓被拐女子懷孕。“一旦懷上了,就賣不上價。”
  8月18日案發,定遠刑警迅速行動,先後抓獲販賣團夥頭目孔某、張某,中間人嚴某、張天某,買主王某等8名嫌疑人。目前,定遠縣警方已經成功將4名被拐女子解救。
  囚室探訪地點偏僻兩村交界處
  大量的供詞中,對於女子被囚禁、毒打以及性侵的地點,都指向定遠縣爐橋鎮嚴澗村一座偏僻的磚房內。受害女子對於這處地點的描述是,有田、有魚塘、車進不去。
  11月18日下午,在當地派出所民警的帶領下,記者找到這處小屋。小屋位於嚴澗村最西北端,三面都是農田,背面是一處魚塘。“這處房屋位於兩村交界處,”派出所警官介紹,再往西不到10米,就是別村。最近的人家距離這處房屋至少500米。“這裡面發生過什麼,外人根本不知道。”警官介紹,房屋和魚塘都歸嫌疑人嚴某所有。
  嫌疑人張天某此前被嚴某認作“乾兒子”,在這裡負責看管被拐女子。據張天某供述,不止一次有受害女子想從此逃脫但都未成功,除了地處偏遠之外,還有賴於房屋的“特別設計”。
  沒有窗戶只有兩孔洞
  記者在現場發現,這是一座由3間磚房組成的小院落。與其他兩間相比,東側一間長屋非常奇怪。從外觀上看,房屋沒有一扇窗戶,全封閉的房體上只留了一人寬窄的門。建造者只在兩側牆體上開出兩個巴掌大小的孔洞。白天外面光照強烈,從孔洞中根本看不清房內。房屋內也沒有任何照明,到了晚上更看不出屋內有何異常。
  房屋建造者在長屋中間又加了一道門,隔成兩間。平日負責看管的張天某睡在外間,被拐女子則被控制在裡間。睡覺時,張天某都將兩道門全部關上,嚴加看管。據張天某供述,為了便於控制,最多只留3名被拐女子在此。“想從這裡逃出來幾乎不可能。”
  安徽商報  (原標題:安徽多名被拐女遭囚禁 售價萬元)
創作者介紹

雪花肥牛

pijxvwm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