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事者劉翀(化名)躲在荒郊4天后投案,10月22日,劉翀被帶上警車。
  
  傷者周阿姨在手術中取下的頭骨紅網婁底站10月24日訊(分站記者 徐果 劉建安)一邊是徹夜明亮的病房裡呼吸機閃爍的燈光與微弱的生命體徵,一邊是深夜裡蜷縮在荒郊野外陰影里不斷瑟瑟發抖的靈魂……從發生事故到走進交警辦公室,前後相隔了四個晝夜,兩個家庭的生活軌跡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10月20日、21日兩天,本網連續刊發《青年男子送昏迷女至醫院悄離去 醫院不等家屬簽字做手術》、《男子送昏迷女入院後悄然離去續:居然帶走傷者手機》兩篇報道,對一起疑似交通事故中肇事者將傷者送往醫院後不知所蹤的事件進行了追蹤調查,引發社會關註。22日,記者獲悉,迫於各方面壓力,肇事者已於21日下午向婁底市交警支隊投案,交代了事發經過。目前,該名男子已被婁底市交警支隊行政拘留,案件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車站沒接到妻子手機不通 等來妻子重傷噩耗
  
  10月17日晚,岳陽下崗工人老李吃完晚飯接到妻子從婁底打來的電話:“我已經買好今晚1點多回岳陽的票,明早你到火車站來接我”。對於老李來說,這隻是自己和妻子三十多年夫妻生活中十分普通的一次通話,因為妻子娘家在婁底,她時常會回去探望自己身患老年痴獃症的母親。
  18日清早,老李按照以往的時間來到岳陽火車站,卻沒有接到想接的人,其間數次撥打妻子手機均提示關機。儘管感覺有點奇怪,但老李只以為妻子是要多在娘家獃幾天再回,沒有多想便回家了。
  直到當天中午,妻子還沒有音訊讓老李正在開始心焦的時候,一個陌生的婁底號碼打來了電話:“XXX是你妻子嗎?她在婁底出了交通事故,現在正在醫院里,你趕緊到婁底來吧。”慌了神的老李立即把兒子兒媳叫到身邊,一家人顧不上吃中飯就出發前往婁底。
  在婁底市中心醫院,老李見到了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妻子,“她回娘家的時候還好端端的一個人,現在怎麼突然就變成了這個樣子……”老李紅著眼眶對記者說。他拿出一個塑料袋,裡面裝著妻子手術中取下來的一塊頭骨,“都快有一個巴掌那麼大,我看著很心疼”,患難與共三十多年的妻子受此磨難,讓老李的心裡感覺異常難受。
  在瞭解了事情經過,特別是聽到將妻子撞傷的肇事者離開時還將妻子手機帶走,老李的憤怒達到了頂點,他認為如果不是醫生聯繫不到家屬的話,妻子或許可以及早得到搶救,也不至於要做開顱手術,至少應該不至於取下那麼大一片頭骨。儘管此種想法沒有得到醫生的認同,但肇事者拿走手機的行為在老李看來,無論如何是無法原諒的。
  
  醫院臺階大哭 奶奶墳前獃坐幾小時 有家不敢回
  
  傷者在醫院緊急搶救做手術的同時,那個消失的肇事者又去了哪裡呢?
  在婁底市交警支隊,記者見到了前來投案的肇事者劉翀(化名)。事情已經過去了5天,這位身高1米80的25歲青年眼神里似乎還帶有某種驚魂未定的惶恐。
  據偵辦案件的婁底市交警支隊直屬一大隊民警肖慶明介紹,事發時劉翀駕駛的二輪摩托車存在缺陷,“車前大燈接觸不良而時亮時滅,當時天色已晚,傷者又身穿深色衣物,分析為多種原因導致了事故的發生”。
  據劉翀描述,事發時他獨自騎著摩托車從長青居委會附近出發,本打算到二大橋接弟弟回家,從樂坪大道自西向東行至婁星廣場附近神童像對面路段人行橫道時,突遇傷者正在過馬路,剎車不及撞到了傷者。傷者倒地後劉翀在原地掏出手機撥打110報了警後,在路人的幫助下他攔了一輛出租車直奔婁底市中心醫院。
  在中心醫院,劉翀在保安及醫生的幫助下將傷者暫時安置。但在掛號時旁人的一句話卻讓他內心起了波瀾:“這個受傷的人手腳都沒事,但是看樣子可能頭部有事了。”
  就是這句話,頓時讓劉翀感受到了空前的壓力。據其自述,其下崗在家的父親曾在今年早些時候同樣發生過一起交通事故致人受傷,那次事故父親賠了對方十多萬。而自己因心臟病做過兩次手術也令家中花費巨資,綜合這些因素,“跑掉了可能就沒人能找到我。”劉翀第一次產生了僥幸的心理。
  在醫院監控里最後一次出現後,劉翀在醫院外的臺階上哭了一場,巨大的心理壓力與恐慌讓他束手無策,哭過以後,他決然選擇了離開。“她(傷者)的手機我也不知道掉在什麼地方了,保安給我的時候我就順手塞在口袋里,後來腦袋一直亂糟糟,根本不記得事情,可能掏錢掛號的時候掉出來了也不知道”,對於帶走傷者手機的事,劉翀這樣解釋。
  在街邊草叢裡躲了一夜,第二天劉翀搭上了去萬寶的汽車,在去世奶奶的墳前獃坐了幾個小時後,劉翀到萬寶鎮上換了個髮型,把鬍子也剃了,以為改變外貌就不會被警方找到。18日下午,劉翀回到自家樓下,但在樓下一臺外地牌照的小車又讓他瞬間感到驚慌,“我以為是警察已經要到我家抓人了”,劉翀回頭一陣沒命的跑,到了人跡罕至的郊外才停下來。
  這一跑,他再也沒敢回家。但是手機里卻在不斷接到信息,警方正在逐步縮小案件偵查範圍,幾乎已經鎖定了劉翀,接受過警方詢問的同事、朋友都發信息告訴他,勸他去投案,還有朋友將網絡新聞的鏈接發到他的微信里。21日,已在外遊蕩三天不敢回家的劉翀撥通了父親的手機,最終,在父親的陪同下,劉翀向公安機關投案。
  肇事者已被拘留 兩邊都是下崗困難家庭
  
  據婁底市交警支隊辦案民警肖慶明介紹,警方目前已對劉翀完成長達11頁的訊問筆錄,以“交通肇事逃逸”和“無證駕駛機動車”對其施行行政拘留,進一步措施將視傷者傷情鑒定結果出來後再作決定。
  而傷者這邊,22日晚,醫院對傷者進行了CT掃描檢查,檢查結果顯示已發生較大面積腦梗,伴隨著不斷加重的腦水腫。據主治醫師介紹,儘管距受傷已有5天,但傷者目前仍處在危險期,情況不容樂觀。
  傷者的丈夫、下崗工人老李拿著幾乎有自己巴掌大的妻子的頭骨給記者拍照時,手在不停地顫抖,他說他無論如何也無法接受妻子遭此磨難的事實。而傷者的兒子、28歲的小李則哽咽地對記者說,寧願這一切發生在自己身上,也不願母親承受這樣的痛苦。
  兩邊都是下崗職工家庭,家庭困難是兩個家庭都要面對的困境,而在事故發生以後,傷者家庭借遍了親朋湊不足醫葯費,肇事方家庭面對將來在刑庭上可能的“家屬諒解”,又有多少能力來全力承擔這份責任呢。  (原標題:奶奶墳前獃坐肇事者送傷者入院逃離4天后投案)
創作者介紹

雪花肥牛

pijxvwm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